南京市民政局

欢迎访问南京市民政局

当前位置:媒体关注

双拥周刊265:一名女仪仗兵的心路足迹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01-08 09:52  阅读次数: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三军将士有标兵 大国仪仗惊寰宇

    一名女仪仗兵的心路足迹  

  □邱婧

  编者按 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担负护卫国旗和鸣放礼炮任务,当日早晨的升旗活动再次被全球聚焦和网上刷屏,让人们倍感振奋、欢欣鼓舞。不仅如此,每当看到三军仪仗队的身影,人们总是周身热血沸腾,大国风范,惊艳全球。无论是阅兵的第一方队,还是欢迎外宾及国家礼仪、军队礼仪的重要时刻,甚至走向世界各地参加阅兵等活动,他们都是举世公认的世界第一,都让国人引以为豪。今天,我们有幸聆听一位首批女仪仗兵的心路足迹,从而看到仪仗兵壮美背后的汗水与奉献。

  有幸成为首批女仪仗兵

  在我6岁那年,一张贴在床头的1999年阅兵海报在我心中种下梦想的种子,照片上英姿飒爽的双胞胎女领队成为我崇拜的偶像,后来,我无数次梦想着像她们那样穿着英姿飒爽的军装,在“向右看”中接受一次次检阅。

  2014年,我高考遭遇“滑铁卢”,三分之差与梦想中的南京东南大学失之交臂。高三复读不久,得知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征招首批女队员,我毅然选择了参军入伍,去实现自己童年的梦想。

  国庆前夕的9月30日,在喧闹的锣鼓声中,我走进了仰慕已久的三军仪仗队。然而,一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光鲜:长发短裙、英姿飒爽变成了无休止的武装越野、战术战备。每天端着七斤半的礼宾枪原地踢腿几个小时,冬天泪水和着汗水在额下结冰;双手磨出层层老茧,两臂痛得拿不动筷子,脚腕肿得脱不下马靴; 胯骨被枪托磕得青一块紫一块,晚上双腿疼得不敢靠床……我从未想过那无限风光的背后竟是这般难以言表的艰辛。

  两年的仪仗兵经历,使每个步伐都成了我的一次呼吸,成了我脉搏的一次跳动,这种特殊敏感是别人无法体会的。如今在军校里,我还保留着记步子的习惯:从宿舍到教室,243步;教室前门到座位,28步。

  有人问我,仪仗兵两年踢多少正步?我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每分钟110步,每步75厘米,一年365天减掉周末和假期有302天,每天训练6个半小时,我踢过的步子加起来接近19400公里,比两万五千里长征还要长。

  仪仗兵一年汗水超1吨

  仪仗兵有着非常严格的淘汰机制,让每一个人如履薄冰。每时每刻都有人因为小小失误离开队列,和“仪仗兵”永远再见。鲜有人知道,每名仪仗兵一年流下的汗水超过1吨,平均磨破7双马靴、正步行进8000多公里,这份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训练场上,班长对我们吼得最多的就是:“坚持、坚持、要坚持!”“忍住、忍住、你给我忍住”。班长说的坚持就是最累的时候也要守住标准,忍住就是抛弃某一刻想要放松一下的小小欲望。

  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累不累,看看三军仪仗队。我体会过“胸口的毛衣上结出了冰坨”的滋味。北京的严冬,行人们戴着棉帽手套围脖口罩全副武装,我们却穿着单薄的常服在寒风中练习站立,必须纹丝不动。刚开始冻得瑟瑟发抖,慢慢地开始汗流浃背,头发上结起了冰锥,常服由绿色变成了墨绿。而当结束了近3小时的站立后,胸口的毛衣上早已是一层厚厚的冰坨。

  奉献的人生最壮美

  我的队长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刀”的李强,曾经历过“把腿掰直了”的磨砺。当兵前他曾是一个专业的男模,走路讲究的是扭腰送胯,外加高抬膝。最初他跟我们一样,膝盖有点儿向上凸起,脚尖也并非180度。可他偏偏要把这两个天生的弯儿捋直了。白天休息,他让两个战友同时坐到自己的膝盖和脚尖上,晚上睡觉,就把脚塞进床架里,疼得实在难忍就往嘴里塞块毛巾。而为了练就头不低、眼不斜将刀插入仅3毫米宽的刀鞘这一绝活,他白天蒙眼练,晚上关灯练,左手常常是新伤叠着旧疤,半年下来,被鲜血染红的手套就有两百多双。

  我的班长尤石磊体会了“忠孝不能两全”的甘苦。9年前,他参加了国庆60周年大阅兵,时间紧任务重,一向孝顺的他宁可不吃饭也要每周给家人打一通电话,说一句“妈妈,我一切都好,您就放心吧!”可是,长期超强度的训练导致他本就打有两颗钢钉的右膝每时每刻都在钻心地疼,但他永远都是笑着忍着。只是妈妈好像也从不多关心一句,几乎每次都是:“磊磊加油!妈妈等着看你踢过天安门!”

  阅兵的前一天晚上,班长拨通了他妈妈的电话,激动地说:“妈,儿子明天就要走过天安门了,您一定要在电视里好好看看我啊。”电话那头依然传来了妈妈熟悉的声音“磊磊加油!妈妈等着看你踢过天安门!”可他万万没想到,已患癌症晚期的妈妈半个月前就去世了,他在电话里听到的是妈妈的录音,就连那些“嗯嗯啊啊”的回答也是姐姐努力模仿的。班长阅兵载誉归来,妈妈留给他的,却只有在头发掉光前拍下的视频,用这种方式和孩子见了最后一面。

  为中国形象而不懈努力

  2015年9月5日,我随队参加了俄罗斯“斯帕斯”钟楼国际军乐节。那一天,当我和战友们迈着豪迈的步伐通过红场时,我看到,前方的观众席上撑起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我看到,前排白发苍苍的老人双眼噙着热泪不停地向我们招手;我看到,俄罗斯总统卫队为我们行起举枪礼,希腊军人排排立正为我们竖起拇指。我听到,观众们高声呼喊着“中国万岁、和平万岁!”我听到,所有的乐团不约而同地奏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我听到,“中国”“China”“Kitan”“La  Chine”雷鸣般的欢呼声萦绕在整个红场。

  任务结束后,我哭了个昏天黑地。那是激动的泪水,幸福的泪水,是大国军人充满自豪的泪水。尽管我生活在军人家庭,但入伍前从未了解过仪仗队,更没想到自己的照片也会有一天刷爆朋友圈。就因为1米75的个头,我成了一名中国仪仗队女兵。走上红毯保障国事活动,接受习主席检阅,走出国门展现中国军人风采,这些完全都在我的意料之外。现在虽然身在军校,但我时刻关注着仪仗队的战友们,他们在电视上出现,我都要为他们加油。总之,仪仗兵的经历,是我军旅人生的开始。新时代,强国强军梦需要我们继续实践,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树立大国形象风范,需要我们不懈努力。我自豪,我是中国仪仗兵!

  人物小传

  邱婧,山东临沂人。2014年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第一批地方招收的女队员,荣立三等功一次。2016年考入南京军校学习,2017年底,被《解放军生活》杂志社评为第五届十大“魅力女兵”。(原载《金陵晚报 双拥周刊》2018年1月8日)

  东部战区指挥万余官兵支援扫雪除冰 

  紫金山/金陵晚报讯(通讯员 程永亮)道路结冰橙色预警信号接连发布!新年的第一场大雪降临古城南京,给道路交通和群众生活造成较大影响。1月5日清晨,东部战区组织指挥战区陆军、江苏省军区、辖区军种院校等驻宁部队官兵,投入支援地方扫雪除冰,和人民群众一道挥锹铲雪,保证交通顺畅和群众出行。

  6时许,东部战区派出指挥协调组,赶赴积雪较重的南京南站北广场,一边察看路面积雪情况,一边仔细了解除雪进展,现场指挥战斗,研究兵力投向。凛冽的寒风吹到人脸上透心凉,战区陆军“临汾旅”600余名官兵不畏严寒,干得热气腾腾。现场组织指挥的旅长刘勇调动铲车投入作业,组织官兵清扫。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战,北广场终于恢复通行。

  凌晨4时许,另一场扫雪战斗在南京扬子江隧道北出口至江北大道快速路打响。舟桥某旅700余名官兵冒着严寒扫雪铲冰、疏通道路,挖、铲、推、扫、拖等十八般“武艺”全部用上。旅领导与地方领导现场对接,周密部署扫雪方案,明确分工,大大提高了行动效率。

  东部战区联合参谋部作战局领导介绍说,截至5日10时,战区共出动部队官兵1万余人次,各种车辆和大型机械百余台,投入支援江苏南京、徐州、淮安、镇江和安徽滁州、蚌埠等地区扫雪除冰,确保了重要交通枢纽和城市主干道的畅通。(原载《金陵晚报 双拥周刊》2018年1月8日)

  

  图说军营:

  边检站官兵顶风冒雪忙训练

  1月4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使气温骤降,江苏边防总队镇江边检站抓住有利时机,组织寒冷条件下的军事训练,提高部队在恶劣天气下的实战能力。赵文臣 摄影报道(原载《金陵晚报 双拥周刊》2018年1月8日)

  “强警梦·新征程”摄影展开展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1月3日,公安边防部队华东教育协作区举办“强警梦·新征程”摄影展在江苏边防总队机关开始展出。本次展览从华东片区7个边防总队180余幅(组)参赛摄影作品中遴选54幅(组)优秀作品展出,分为“铁心向党”“不忘初心”“沙场砺兵”“一线风采”“爱民固边”“家国情怀”6个主题。图为江苏边防总队官兵参观“强警梦·新征程”摄影展。张浩卿、章善玉 摄影报道(原载《金陵晚报 双拥周刊》2018年1月8日)

  南京中医院送医进警营

  2017年12月18日,南京市中医院专家阮志忠等与江苏省边防总队医院医务人员一起走进某边检站,为官兵及群众义诊,并现场传授中医理疗知识和心肺复苏技能。当年,两院多次携手上海岛、进警营为5000余官兵及群众免费诊疗。李珊 雍冉冉(原载《金陵晚报 双拥周刊》2018年1月8日)

  鼓楼考评双拥站示范点

  2017年12月28日,鼓楼区双拥办召开社区双拥工作站示范点考评会,各申报社区展示双拥工作站开展情况,街道双拥干事作为“主考官”现场打分,并相互观摩工作台账,学习交流,为促进基层双拥平台建设奠定坚实基础。陈贡全(原载《金陵晚报 双拥周刊》2018年1月8日)

南京市民政局